大祭司笑道:待老夫將你斬殺,就將你吞噬。

劍仙之威震鑠古今,觀戰的修士都記住了劍仙傅白言的名號,無論她今日能否將帝子斬殺,都已經不重要了。

狐帝的雙眸血紅,一巴掌拍下來,強盛氣流湧動,宏偉世......

當然,這些都是後話了。

太初墓令隻有墓主能掌握,雲皇手持墓令,他很快就猜出其身份。

無常坊想要獨吞此子身上的機遇,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。

但他們猜測,雲皇應該不敢斬殺上蒼少主。

這是怎麽回事?南宮爵有些驚疑的問道,隔老遠就感受到了無窮的神則波動。

主要是它沿途停靠的站頭太多。

他們已經是孤注一擲了,定要將雲皇抹滅。

宗主,那條金龍是雲皇收的寵物,既然金龍在此,他應該也沒有走遠。

那人接過煙,自個兒點上。

若非我運氣好,公子也在破天城,我估計已經是死人了,反正我不管,你們趕緊傳消息給師尊,讓她趕過來幫忙。

諸仙盡在腳下,遨遊山海蒼穹,這是多麽宏大的誌願,隻可惜踏仙洞的主人一去不複返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見。

枯旬長老的目光森然,咬牙怒吼:小畜生,別讓老夫闖出去,不然一定會將今日承受的痛苦百倍奉還。

雲皇的心緒微亂,想起了久遠時的一些事,薛家是他的左膀右臂,曾追隨他進入過太初禁區,隻可惜如今物是人非。

聖霧朦朧,瑞霞噴薄欲出,內蘊的神威浩瀚無匹,恍若要將這片疆域給壓塌,猙獰的溝壑朝遠處蔓延,硝煙滾滾,粗壯的龍鳳精氣交錯,氣吞日月星。

雲皇停下腳步,眺望遠方道:觀鳳宗的建立者本是禁天古國邊陲之地的一個放牛牧童,後因緣巧合得逆天之術,從而建立此宗。

他的速度很快,瞬息扣住秋空的手腕,沒有給其反抗的機會,用力一扯,輕而易舉的將之摔倒在地上,那一摔之力很沉重,大地都在轟然崩裂開,塵煙四起。

七十二地煞的腳步後退,星空殺陣是以他們的精血孕養,此刻星空殺陣被轟裂開,他們的情況也不好過。